暖暖校园你我他 |22号 代庆庆 《我们都一样》 学生创作


毕业之后,我便再没有见过唐。毕业聚餐那天,唐收到哆啦A梦的时候,我觉得我鼻头有点酸。两年半的岁月里,我像个自私的旁观者,什么都没为她做过。

第一次见到唐是在分科后的几周,她思虑再三还是决定读文科,为此她煎熬了很久。孤僻,是我见她的第一印象,总觉得她和我极力掩藏的内心世界特别像。听说,她是从重点理科班转过来的,文科成绩也很好,数学是她最大的优势。班主任常说,她的手速老是跟不上思维转动的速度。学习之外的她总是单纯得像个孩子,不知道该如何与人相处。她的想法总是直接表达,不经过大脑的话有时是直爽,但更多的时候是会得罪人的。班级里的同学大多并不怎么喜欢她。

唐曾经住过我们寝室一段时间,住在我上铺的时候,总是会顺着床缝掉下各种各样的东西。掉过笔,甚至有一次掉了一把小的水果刀,每次我们在寝室讲话的时候,她都会打断我们的谈话,说她要睡觉了。谈话声戛然而止,然而大家都对此颇有微词。我对她的印象就是这样一点点差起来的。当你讨厌一个人的时候,你会觉得她的一切都是不好的。

高三的时候,唐嫌我们太吵,曾经搬出过寝室。但是一个人在外面住她越来越孤僻,班主任总觉得不妥。我总是在想,老天爷也许对他真的很不公平。给了她一个聪明的大脑,却要经历更多的磨难。给她最多关怀的母亲离世了,为此她格外消沉。班主任还是劝说她回宿舍住,兜兜转转,她还是又回来了。那几天,班主任都会趁唐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找我们宿舍的人谈话,要我们好好照顾她,临别时,班主任深深一鞠躬让我很震撼。

四月,正是春意最盛的时候,这样的季节里,她不在,不在这绿树环绕的校园里,而是在素色的病床里接受治疗。班主任一度保持缄默,从零碎的信息我们能得到的信息是神经上的某类疾病。长期的电击治疗让她记忆力急剧衰退,高考前几天她还在群里面问英语老师最基础的语法。当时的我们在干什么呢,除了感慨一个英才沦落至此外便没有什么了。

毕业聚会,唐也来了,迈着和往常一样的内八字在餐厅里走着,周周悄悄地抱了个半人高的哆啦A梦放进唐的怀里。那是唐最喜欢的,因为肚子前的大袋子里随时可以掏出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奇。唐开心的“哇”起来,高兴地抱着它。那一刻,唐不是病人,她是同我们一样的。

那场聚会,班上有人给学霸补过生日,也有情侣在班主任前露脸,起哄的人那么多,我却并不觉得有什么。唯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这件事了。那一幕教会我好多。我们要什么时候才学得会感恩和温暖呢,过去的冷漠又带给我们什么呢?我们总是习惯做那个冰冷的旁观者,所有事情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生命中我们会遇到很多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幸。我们或许困惑,或许会遭遇挫折,但是生命还是需要爱和温暖。冰冷不是这世界应有的温度。一粒种子,只要你敢种下去,你就会感受到那种无与伦比的力量。我们应当给这个世界一份爱,爱自己,爱所有在尘世中坚强生活的人。

编辑:田玲红 

来源:四川民院共青团官方微信

最新回复 (0)
    • 四川民族学院论坛
      2
        登录 注册 QQ登录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