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再晴朗的早晨都总是有寒意的,走到食堂门口发现极其热闹,原来是一年一度的模拟招聘再次连续进行,相对于捂手呼气的早晨,这个热闹的早晨是温暖的。
    总是觉得在姑咱还缺乏点什么,玩玩水,游游山,或许离开校园后再说去游游山,玩玩水就显得不那么现实了。人,活在当下。
师妹与老乡同行,遇见同学,往我脸上投来什么表情,一种奸邪狡诈的摸样,似乎我正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而作为同学,她们笑笑,不表示反对,笑着含着某种更深意义。
    简单买几个小菜,太阳已经在吞噬着大渡河的水汽了。寒冷还在耳边飘荡,却消失在眼前,太阳,永远是温暖的神。
    走过横跨的铁索桥,一户户的农家乐尽收眼底,我确定今天是个好日子。远远地看着许多衣着彝族服饰的男生女生站在桥的另一端喝彩着,是彝族年的喜庆。不知道为什么,也极有可能是凉山在我心中是地位的太高,看到彝族的同胞,我会感觉到很亲切。有人在微博上,在贴吧里说着彝族什么坏话,我也曾据理力争过,人,都是相对的,人对我好,我对人乐,我对人乐,人对我好。
    脚步拉近着我们的距离,说实在的,在校第三年了,我从来没有去看过校内的彝族年,或许那个火热的节日,属于你们,我希望更多外面的人能了解凉山,彝族。机会,留给需要的人。我走进了,我确切地听到她们口里对路过的人祝福,我不懂彝语,但是“兹马格尼”我正好知道。我对他们笑笑,这些都是我的乡亲,低头不见抬头见。巧的是恰有几位认识的人看见了我,他们止住了我的步伐,两位彝族美女开始给我斟酒,我知道彝家有传统,待客先用酒。不胜酒力的我盛情难却,一仰脖,一口甘甜的酒水下肚,又一仰脖,装满着一肚子的友情。因不胜酒力,草草离开,望着他们深切的眼神和一句句的祝福,我也回应着,兹玛格尼,新年快乐。
    体验山间风光的人总是不会少的,一波波先行者已经煮沸了锅底,我在想,这个寒冷的冬日,究竟是别人太勤劳,还是我们太懒惰呢?
    吃惯了别人准备好的御膳,抱怨连连,自己动手做的菜就会无比香甜,我喜欢的是自然的气息和火的味道。老乡已经学会把酒桌的那一套用在餐桌上,热情已经和友情变成了“压”吃的借口,无懈可击。
    饭后的闲情总是离不开阳光的洗礼,冬天的人们爱太阳,背靠大地,面对太阳是我冬天最喜欢的事,晒,可以黑,但是,温暖,不能白。
    太阳的光照在溪流落下的瀑布水面上,印出一道道彩虹,人间美景。小时候曾听大人们说起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彩虹,他正在喝溪里的水么,我也希望他是在喝水,有一天我会记得我和虹近距离打过交道,喝着同一条水。
    下山的时候,打包的垃圾我竟不知该怎么处理,焚毁?填埋?扔进荒野?我想着我随便选择一个基本都不会对自然造成伤害,它太大了。亲们的意见统一,带下山。我心里确切的知道带下山它的归宿,最好的归宿是大渡。果不其然,遇到一群本地村民,他们告诉我,垃圾带下山要扔进河里,不能扔在那个垃圾坑。走到村子里,村里人也是这样告知的,亲们显得有些诧异,不过这一切在我眼里合情合理。我一气之下说了句我带回学校,我实在不忍心将垃圾扔进河里,可是学校的垃圾在哪里处理呢,是不是也会有一部分进河里,我不知道。我曾经在山腰的公路上看到过一条标语,上面写着:为了保护环境,请把垃圾扔进大渡河。没有人会相信这是环保,更没有人会相信这条标语的落款竟是某某人民政府,这是政府给村民的思想,他们继承和发扬得很好。只是这标语我只见过一次,很快的,它消失了,无影无踪。可惜了一段好水,垃圾,最终将被泸定水电站收容,打捞,再处理。
    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记忆里能留下什么,山,水,人……
最新回复 (0)
    • 四川民族学院论坛
      2
        登录 注册 QQ登录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