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间采风

你不会玩儿 2012-12-15 2108

本文由农民作家川凉宁写于姑咱后山,发表于四川作家网

http://www.sczjw.cn/sw2/201211/13563.html

又是一个美好的冬日晴天,友人邀我上山采风,久宅屋里,竟不知冬天翩然翩至,大自然神美画笔点缀之处,纵然不能浪费此番胜景。

时间还很早,友人已经唤醒了睡梦中的我,走出屋舍,寒气在空中飘荡,冻得我两手发红,但在山的那边,太阳已经悄然升起,怀揣着寒风等待太阳的日子特别漫长。山脚的草还是绿的,草丛中散发开花开的淡淡的香味,俯下身来,你会发现许多小的紫色的花搭配着红的黄的,像人着衣一样,原来植物们也是懂得着装打扮的。

这边的山腰比想象中的要陡峭,只长些野花野草,似乎土壤过于贫瘠,这里的地盘也就大多数是属于仙人掌家族的。仙人掌在乱石间顽强地生长,向我们昭示着生命的可贵,似乎也在时刻提醒着我们艰苦奋斗。我突然想到以前校歌的歌词里唱到“山风为我们鼓起理想的风帆,大山铸就我们钢铁的脊梁”。如果是初来这里的人,可能或多或少会感觉到有些凄凉,这时候,建议你也去山上看看,站得高,视野开阔,心胸也会随着开阔,更重要的是能学到仙人掌带来的生命的奇迹,呵,多么顽强和壮观。

顺着向山上爬,路边的草开始有些变化,但这还是一个过渡的阶段,你不能一下子就看出它和刚才路过的地方的花草的差距。昏黄的草挺立着直指蓝天,即便干枯的枝干也毫不影响它们的刚毅,一丛丛,一簇簇的团结在一起。偶尔看到一丁点全绿的小植物,伏在地上,叶子从中心伸出四散开去,占据着一个圆环的地方。相比于枯草,它是多么谦逊,紧紧地贴着地面,与土石结为亲家。

太阳开始在对面山顶上冒尖,看起来还很柔和的,像是照在水里反射回来的那种柔光。一秒秒,一点点,太阳的眼睛重新在草丛里搜寻着什么新事物,又透视出万物的光影,像是降妖除魔一般,记忆里大人们曾告诉我妖魔是见不得太阳光的。有了阳光的亲睐,大地开始回温;有了阳光的照射,没了黑暗的死寂;有了阳光的存在,更觉得安全了。

然而这时,阳光却迷乱了我们的视野,眼前到处是一片金黄,阳光和自然的黄画笔搭配得天衣无缝。在齐腰深的枯草间,我们迷路了。可是世界上原本不是也没路的么,同行的人似乎是特意为征服大山而来,看他们不罢休的打电话问路就知道。我干脆坐在草丛间和草叶们一起享受着阳光洗礼带来的温暖,好久没有坐在自然的草身上享受蓝天白云了,视线被带回童年的乐趣里。采风和征服大山是有区别的,任何一个地方,哪怕是一片小小的石块,只要你仔细观察,也能看出个乐趣,这是采风,征服呢,我的意识里似乎缺乏这个勇气,我为什么要征服它呢,它是我的朋友。

待同伴问好了路,我又跟在后面,身上挎个包毫不影响我用摄像头对一个个镜头的收藏,这些是自然给我养眼的东西啊,我的视力需要他们来提升。可能是山确实陡峭了点,前面的几个女生似乎感觉到很困难,或许是害怕,但终究是好事,害怕才更懂得珍惜。我继续着我风景,我对我的登山技术总是那么自信,我从小就和大山是朋友,所以我一直喜欢垫后。

起初出来的时候,有人问我不冷么,现在她们开始发现过多的衣物是累赘,也许是蓝天太高兴,太阳很热情,亦或的确是山的险,惊出的冷汗交加着攀爬的苦累。休息是赏美的最佳时刻,山风从下拂面而过,留下丝丝清凉,看着周边的胜景,疲惫总是被驱散得很快。同行的人各自拿出摄像头记录每个人滑稽的时刻。

山逐渐趋向平缓,开始生长着一些小树,有的树叶已经开始变黄,避开树荫放眼向山上望去,黄已经被自然选成了这个季节的大众色调。看着山下,姑咱镇的全貌毫无遮掩地显露出来,看刚爬过的地方,同伴更是比看美景更添那份快感。

我把拍摄的照片给你看,你一定不会相信它是拍下的,或者说是用色笔点染的更现实。而它的的确确是我拍来的,我不懂美术,但我懂点艺术。一棵棵树的整个身体都是黄的,无论老辣的底叶还是新抽的嫩叶,全都成了黄色,你所不能误解的是他们并不舍得脱落,根本就是自然故意安排的着装,随着时间的推延,黄叶一片片在空中短暂的纷扬,落叶归根。

当黄成为一个大众颜色的时候,它就不那么禁得起看,视线转到崖边那紫红装上,傲人的长在绝壁上,我是从侧面看到这抹红的,背景是对面的山。两山相对着排列,看这山的时候也能够到对面山上。袅袅的炊烟暴露了山间里隐藏的人家户,炊烟升到山边漂浮的水蒸气旁,我迷乱了,终究分不清谁是谁非,也许原本就是一家的。

在一处阳光暂时还没欣赏到的地方,流着潺潺的小溪,水很清,能够看清水下泛着金黄的沙石,我喜欢山里的水,朋人笑我是个享不来福的人,说那城里的矿泉水比这好喝多了,我却不那么认为。水,我还是喜欢山里的;景,我也喜欢山里的;人,还是山里的更有意思;生活,山里的生活更具风味。

脚踩在林中的枯叶上,厚厚的一层,软软的,像踩在空中的感觉,突然发现脚是那么的享受,越来越觉得它是在接受按摩。鸟儿在枝头上说着什么,时而急促的声音像是在催促着什么。山林有被砍伐过的痕迹,树还很细,碗口大的占多数,没有人家在这里居住,但我显然看见了地上有家畜的粪便。你千万别觉得那粪便恶心,完全不会的,反而看起来很亲近,至少有它的地方你不会感觉孤独和害怕,因为它证明此地有人有畜。在农家里,它还是很好的肥料。

迎着太阳的光芒,我看到不远处金光之下竟是座输电的高压塔杆,我能想象出这些材料的运送和安装不会比建长城容易,因为这里的山和路告诉我,现代的科技很难插手。如果我能再现实中遇到海子,我一定告诉他这里是个好地方,有面朝大海没有的那种居高感和秋冬金黄色的叶片飘扬在空中的那种生机感。万物的心牵连着我的心,我也不想离开,然而也并不是离开,我始终是生活在自然的,我美丽的乡村大学。

我喜欢把摄像头对着蓝天,不是摄天,我总喜欢把蓝天当做背景,喜欢那种空旷感、立体感。同伴们的欢呼声在林间此起彼伏,也有大声喊叫的回音悠扬的漂浮在山巅。我知道他们生活的地方没有这样的山,没有这样的景,我虽然是见过,可是自然的东西我总是会觉得亲切,永远看不厌。

在一座新建的输电塔杆下,我们吃了点自带的食物,看着对面山上九曲十八弯的山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各自诉说心中的压抑和所见的美景,原来爬山是释放压力的最好办法。爬山的累替代了心坎的累,遇到的胜景替代了身体上的疲惫,把苦闷遗失在山林间,化做春泥。

下山的时候我们走另一边,形成一个圆形。风景看不够,不走重复路,景色才更加,凡事讲一个新鲜。我用摄像头收藏着一个个美好的镜头,用文字记录着一层层黄叶红妆,等着你用美术解释这一幅幅的胜景。
最新回复 (0)
    • 四川民族学院论坛👩🏻‍🎓
      2
        登录 注册 QQ登录
返回